知多一点点:春节习俗的心理功能
点击次数:262

春节习俗活动无一例外地充满了喜庆色彩,特别是通过调动全国人民的热情时,它的暗示效应也就被无限放大了,从而使它变成了一种“群体性期待或积极暗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春节的重视也体现了中国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积极期待和展现。



纵观春节习俗的长期传承过程,可以发现我们始终是围绕“求吉纳祥、避祸趋穷”的民俗心理行事,而且该观念深蕴在春节文化之中。正是这样的心理定式,春节习俗的心理功能大体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家人团聚心理

HAPPY  NEW  YEAR


虽然内敛、含蓄的我们不善于也不会直接表达感情,但受浓郁的“家”的观念影响,仍然会本能地向往与家人团圆并共享天伦之乐。所以,即使在当今社会,许多人依然受“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观念的影响,离家在外的人无论身在何方,春节前都要不远万里赶回家中与家里的妻儿老母、兄弟姐妹等全家老小一起过年。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春节回家团圆满足了中国人的情感需要,尤其是彼此之间和睦相处、互敬互爱以及相互鼓励的温暖氛围,能满足我们内心安全的需要、爱与归属的需要。在全家热闹欢腾的团聚气氛中,既体现了父慈子孝、敬老爱幼、全家和谐的精神面貌,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强化家庭和睦的意识。这就使世代相传的春节演变成一个以家庭为中心的中国传统节日,成了中国人寻根追源、重温亲情和表达情感的时间,甚至升华为中国人难以割舍的精神家园。因此,春节既蕴含了太多浓烈淳厚的亲情,也充分满足了中国人内在的传统亲情需求和心理定式。


情感慰藉心理

HAPPY  NEW  YEAR


除了团圆,春节还有很多表达中华民族集体精神情感的主题,包括祥和、平安、喜庆、丰收等。依照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观点,延续至今的春节传统文化使得集体无意识内化为中国人的本能,促使我们春节回家团聚;而依照跨文化心理学的观点,已经深深融入我们中国人血脉中的集体主义情洁也驱使我们过节要回到家人身边,因为与家人在一起时的充实感和愉悦感是难以言表的。另外,在家族成员共同祭祖的过程中,既增强了家族成员之间的内心认同感,加深了家族内部成员之间的感情联结。街坊领居、亲戚朋友的彼此登门拜年,既和睦了邻里关系并拉近了亲人情义,也能够消除曾经历过的隔离感、孤独感、自卑感等不良体验,甚至获得尊重的需要。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也一样,通过春节等传统节日来维系自己与祖国的情结。由此可知,春节既是我们中华民族有别于世界其他民族特有的文化心理现象,也是我们情感需求得以满足的重要方式和途径。当下的春节,它所承载的已不仅是对人生的洗礼,更重要的是在外时得不到的情感需求回家能够得到抚慰。这也使春节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于世俗化、功利化的现实中更加显得魅力强大。


心理暗示功能

HAPPY  NEW  YEAR


心理学认为,心理暗示作为一种社会影响的形式,主要是采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通过言语或非言语、文字或自然景观等手段使人不自觉地接受某种观点、信念、态度和行为模式的影响,从而使受暗示人在心理或行为上发生相应的变化。纵观春节的传说和习俗活动,都充满了积极的心理暗示:如我们通过编造“年”兽的出现和消失这样的幻想故事,把无法控制的自然灾害想象成可以通过爆竹、旺火或红色等仪式来控制并安慰自己,从而达到心理上的满足以及对来年生活的憧憬。另外,我们通过洗澡、扫尘等期待新的一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通过贴春联、放鞭炮等期待新的一年红红火火、顺顺利利。由此可见,春节习俗活动无一例外地充满了喜庆色彩,特别是通过调动全国人民的热情时,它的暗示效应也就被无限放大了,从而使它变成了一种“群体性期待或积极暗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春节的重视也体现了中国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积极期待和展现。


缓解心理压力

HAPPY  NEW  YEAR


每年岁末,我国总会上演世上罕见的人口大流动现象。美国有心理学家表示:当代中国一年一度的人口大规模迁徙,其实成了一种宗教仪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代社会急剧转型、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带给了我们莫大的压力,紧张的精神、焦虑的身体都需要有个归宿能休养生息;而春节回家就成了中国人“自我疗伤”的民族信仰和宗教选择。由于春节在维系家族血缘关系和熟人社会得以和谐运转中起了重要作用,所以受以家族为核心的宗法文化影响,中国人特别在意春节。在春节期间和父母亲戚谈谈心,说说这一年的烦心事,交流一下情感,身心都能够释放很多。由此可见,春节也是我们一年来身心休养的重要时期,缓解这一年来的心理压力。



文章/会爱朋辈心理

整理/阮淑贞

[关闭窗口]
 
校址:广州市荔湾区白鹤洞培真路19号  邮编:510380 电话:81698871
© 广州市真光中学版权所有.